其他页面banner图
行业动态 

融资平台领导融资保守被撤职深度点评

信息来源:

00 楔子

近日传出新闻,天津市委决定对在工作中存在不作为不担当问题的3名市管企业领导人员进行严肃问责。其中,有2名为天津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。

官方公布的问责事由如下:

1、思想保守,积极主动作为意识不够;

2、轨道交通集团主业发展缓慢,融资意识弱,与其他城市相比,地铁建设规模和发展速度均有明显差距;

3、没有及时利用新的融资方式加快我市轨道交通建设,错失发展良机;建设周期不断延长,建设费用急剧扩大;

4、轨道运营管理不善,成本控制不力,资源利用效益差,没有盘活优质地铁资源。

据了解,天津本是中国大陆第2个拥有地铁的城市。然而近年来,南京、重庆、武汉、成都等城市的轨道交通发展奋起直追,目前总里程都已经超过了天津。天津轨道交通的发展,相对而言已经算是缓慢了。这或许是问责事由的背后事实。

01 新闻点评:冒进融资会被罚,保守融资会被撤

我之前写过一篇:除了平台与地产,金融还能做什么?除了金融,我们还能做什么?“的文章,狠狠的吐槽了我们金融从业人员的不易与迷盲。现在才发现,金融去杠杆下最痛苦的不是我们,而是融资平台的人员。

之前已经传来多地融资平台的相关人员,因为之前融资过程中的种种不规范,而被财政部处罚的新闻。在去年开启的去杠杆大潮中,金融行业资金不足,融资平台融资受限。在资金压力之下,很多往日高贵而且骄傲的平台领导都开始出来卖(债)了。

融资平台受到限制之后,直接影响国内的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。据财新新闻报道,今年上半年,天津、湖南等6个前几年融资活跃的省份地区,今年的投资增速出现负增长。投资负增长给地方政府施加了压力,带来了地方政府领导的关注。

于是乎,出现了融资平台因为融资不力而受到处罚的新闻,似乎也并不奇怪。

现在的形势对于融资平台人员而言,冒进融资会被罚,保守融资会被撤。

笔者一再认为,融资平台是市场经济中的一个另类。我曾经写文将其形象的比喻成“财政、金融与国资这三者融合的产物!”对于平台又爱又恨,时打时拉的矛盾心态及举措,着实令人难解。

在中国这样一个向市场经济制度转型中的国家,对于这一新型形势下的新生事物,没有现成理论可以解释。

如果不能对于城投本质的透彻理解,一味基于当下问题,实施危机救火式的政策,对于中国的经济将会产生重大危害!

可以说,谁搞懂了融资平台,谁就搞懂了中国经济。

02 新猫论:“融资平台是只薛定谔的猫”

近年来,流行以薛定谔的猫来说明量子力学中的不确定性原理。薛定谔的猫是物理学家薛定谔提出的思想实验,实验中的猫处于一种既不生也不死,既死又活的状态。这种状态直接否定了逻辑规律中的排他率。没有学习过现代物理学知识的人,依照直觉思维很难理解。

融资平台就是这样一种违背逻辑的存在。融资平台当前也正处于一种不生不死的纠缠状态。

依照当前的现实,融资平台是一家国有控股的企业,为地方政府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开展融资,投资的项目都是公益性的性质的项目,这些项目具备公共产品的属性,通常都是由公共财政来提供。因此,融资平台发挥的是第二财政的作用。事实上,有很多地方融资平台的工作,就是由本地财政部门协调指导。

融资平台融“国资、金融、财政”于一身,依形势变化与地方政府需要,时而体现为国资,时而体现为金融,时而体现为财政。正是因为融合了相互冲突矛盾的事物,才使得对于融资平台很难把握。

之所以能够实现这一特点,是因为

1、在我国的预算体系之下,国有企业纳入资本运营预算,只有入股、分红等才纳入财政预算,而在政企分离之下,国有企业的投资与经营属于企业自主行为,不受财政约束;

2、另外,国有企业能够融入资金,作为融资交易对手方的金融体系,相关配合也是不可或缺。

融资平台的身份矛盾体现在顶了其本身不必顶的位置,发挥了不必由其发挥的作用。但是城投发挥的作用对于中国经济又是不可或缺的。如果没有人去发挥这一作用,中国经济可能早已经崩溃。

融资平台(文中以城投一词混用)导致的问题具体表现是:

1、通过融资进行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,拉动了中国经济;

2、但是同时又积累了巨额债务。同时,这一债务虽然与财政高度相关,实际举借时又没有经过更高(中央)财政部门的核准,也没有进入财政预算体系。

3、融资平台执行地方政府意志的时候,又可避免的导入地方利益的竞争格局,出现过度举债。必需债务与无序举措的债务,难以分清。

城投产生的问题或者矛盾具体是如何产生的呢?

不同系统之间的冲突。

对于中央政府而言,为了防范宏观经济过快下行,必须要进行刺激政策。在产业升级没有完成之前,原有产业中的资本过剩,无法承接更多新增的投资。投资被迫投向基础设施与房地产这两个领域。因此,中央要求地方政府执行中央政策,通过投资基础设施来拯救经济。

对于地方政府而言,发展地方经济和响应上级政府的积极财政,面临着资金如何解决的问题,而只有摆脱现有财政约束,问题才能够解决。融资平台正好能够在不受财政约束的情况下,借助金融体系的融资配合,解决资金问题。对于融资平台而言,公共产品投资的属性,决定了单纯依靠投资项目本身现金流无法进行,要有效履行地方政府确定的职责,必须要有地方政府的各类支持,包括国有资产注入与政府信用支持。

对于金融体系而言,要配合地方政府响应中央政府的积极财政,同时为自己带来收入业绩,必然放开融资。但是由于融资项目的公共产品特性,项目本身现金流不足以偿本付息,必须要有财政作为支持。如果财政不对这些融资提供支持,这将是金融体系的重大灾难。

对于中央财政体系监管者而言,如果任由地方债务无序扩张,财政纪律荡然无存,长此以往未来将给财政稳健性带来重大隐患。因此,财政部门必须制止这些不规范的以财政为信用支持的融资行为,或是将以财政为信用支持的融资纳入预算体系。

不同体系之间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。或许这是之前央行与财政部门互怼的原因。这些冲突,也导致了融资平台当前的不生不死的纠缠状态。

从系统论的角度,子系统基于自身利益诉求而导致的冲突,单凭子系统无法调和,必须依靠更高层面的系统进行调和。

为了更高层面的诉求,可以或者必然要牺牲某个子系统的某些利益诉求。到底应该牺牲哪个子系统的哪些利益诉求,这是个关键问题。想要面面俱到的政策,往往只能适得其反,面面都难以照顾得到,甚至导致母系统崩溃。

03 融资平台的历史使命:资本过剩下的非理性投资

我武断认为,政策之所以对于子系统的利益无法做出正确的取舍,关键是没有理解凯恩斯理论的精髓。

中国这些年比较吊诡的是:

一方面实际政策在按照凯恩斯的理论进行实施,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效;

另一方面,舆论与学术都在以批评凯恩斯主义为时尚。

而据我的观察,当前国内很多经济学家包括一些知名经济学家,根本没有深入研究过凯思斯的理论。作为一个通读过《通论》不亚于十遍的凯恩斯思想的追随者,我从他们的言论中,可以推断这些人都甚至没有完整的读完过凯恩斯的《通论》一书。

首先,我强调一点,凯恩斯思想和凯恩斯主义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事物。凯恩斯主义产生于特殊利益的需要或者批判性思维的欠缺,是对凯恩斯思想的扭曲、简化或者教条化。凯恩斯思想的精髓是科学的实证主义和批判性的思维,而不是具体的关于货币政策或是财政政策如何实施的结论。任何一种不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实际分析的观点,哪怕曾经出自凯恩斯的著作,本质都是对于凯恩斯思想的扭曲。

凯恩斯的经典著作《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, tongjiInterest and Money》国内翻译为《就业、利息与货币通论》,实际上更符合原意的翻译是《关于就业、利息与货币的一般理论》。这个一般理论的建立,是在批判原有古典经济学理论的基础之上,试图建立起一个更加一般的解释经济运行规律的理论。只不过,凯恩斯撰写著作的时候,正好处于资本过剩导致经济萧条的阶段?魉菇飧鲆话憷砺墼偬厥饣糜诮饩龅笔本孟窒裼胩岢鼋饩龇桨甘,给出了一些具体的结论。

碰巧的是,当前中国的经济现像高度类似凯恩斯撰写著作的时代。这使得我们直接应用凯恩斯的具体结论,很多时候也正好可以解决中国的经济问题。然而,因为对于凯恩斯理论缺乏深刻理解,使得中国的宏观政策实施过程中,没有政策自信,政策一再出现反复。

另外,凯恩斯主义的政策也没有根据中国经济的实际情况进行优化调整,本来还可以做得更好。

凯恩斯主义适用于中国经济问题的关键是,中国经济近十年,从2008年以来,进入了资本相对过剩的阶段。在资本过剩的时候,由于经济各个子体系的利益冲突,使得经济可能出现停滞。经济体系会出现,人们的生活水平相比之前经济没有发展而资本稀缺之时还要更差的“反!毕窒。

美国人在1929年之后几年的生活水平,相比1900年生产力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,反而还要更低。这是一个确切的实证例子。

正如根据常识无法理解量子力学的违背逻辑的不确定性理论一样,根据常识,人们同样无法理解宏观经济学的这种反常现像。这种反常,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下,个体利益与集体利益出现冲突的外在表现。马克思称之为“生产社会化与资本私有化”的矛盾。

正如之前提到的系统论,每个子系统之间的利益冲突,依靠子系统自身难以调和,可能导致母系统崩溃,必须要有更高系统的取舍。这是宏观政策实施的理论基础。

宏观政策实施时,通常优先选择货币政策,这是因为货币政策相对更加宏观,对子系统的影响相对均衡。相比微观的财政政策,货币政策对于子系统的干扰会更少。

一般当货币政策遭遇“流动性陷阱”时,才会推行财政政策。凯恩斯的思想,本身承认宏观政策的负面作用,因此需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取舍。

中国近十年来经济的成功,正是宽松的货币政策与积极的财政政策的凯恩斯主义的胜利。

财政投资是一种非理性投资,本身就不应该受财务约束的投资。依照金融的现金流覆盖原则,这些投资根本不应该进行。反过来说,如果依照金融原理就能够(应该)进行投资的话,那么财政投资就失去了必要。

地方融资平台正是以不符合(微观个体)经济理性的投资,满足了更高系统的需求。当前对于融资平台的政策反复,或许正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我根据凯恩斯的理论,总结逻辑推理的过程如下:

1、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,原有产业没有及时转型升级。在此过程中,过多的储蓄导致资本过剩,如果仍然投资于原有产业,将会导致原有产业产能过剩,摧毁原有的经济体系。

2、资本过剩使得资本回报降低。现代经济的特征,(权益)资本与企业家充当经济发展的能动要素。而资本与企业家的动机来自于利润与超额收益。当资本回报降低和超额收益失去的时候,资本与企业家失去动力,劳动力要素无法发挥作用。经济出现衰退或者萧条。

3、为了消化过多的储蓄导致的资本过剩问题,要求货币政策宽松,降低资金成本,提高(权益)资本和企业家的回报,以增强他们的开展经济活动的动力。另外,财政直接将过量储蓄投资于没有回报(或者回报低于社会整体资本回报率)的领域,也能分流部分储蓄。财政投资的低(无)效率,是维持宏观经济运行的代价。是否需要实施财政政策,同样需要依据经济理性进行权衡取舍。

财政投资最明显的负作用,是挤出了原本更高效率的社会投资。评判财政政策是否挤出民间投资的关键指标是利率变化。如果财政投资的同时,利率上升,说明资本不足,民间投资受到影响。中国前十年的情况是,利率一直维持在低位。未来是否还能维持低利率,是刺激政策是否还要持续的关键变量。

4、预算体系内的财政政策宽松力度不够,不足以支持宏观经济的稳定以及经济增速的对于投资规模要求。

或者说,在原有产业中的资本过剩时,基于个体经济理性的投资必然不足。既然设定了经济增速的指标示,就必然相应要求一定的财政投资。预算内的财政赤字不够,这才催生了融资平台的发展与债务扩张。

因此,融资平台以自身的不规范和不符合财政子系统的行为,恰恰符合了比财政子系统层级更高的经济系统的需求。

04 融资平台的发展前景:老兵不死 只是逐渐凋零

根据前面的分析,当前融资平台的乱像,就是经济系统(高级系统)设定的指标对于财政投资的需求,和财政部门(低级系统)在现有预算约束指标下能够提供的财政投资的供给,这两者不能平衡。两者的差额,则由融资平台提供。

未来政策对于融资平台而言,符合逻辑的做法就是:

1、要么取消经济增速的指标,任由经济系统调整。这种形势下,融资平台的意义将会失去。

2、要么设定经济增速的指标后,估计货币政策下能够达到的增速和这一指标的差额。这一差额必须要由财政政策提供。如果必须由财政政策提供,那么无疑需要选择成本最低的形式,国债或是地方政府债无疑比城投债务成本更低。

3、当前的做法是融资平台在经济系统与财政系统的目标冲突之间,得以存续。冲突不断,融资平台仍然有存续的价值。

融资平台,老兵不死,只是逐渐凋零!



PK10计划www.qzxingye.com版权所有:河北省城市建设投融资协会